喵来喵去的猫

目前吃all金

携*而来(主秋视角)

  迟到的生贺,为了赶这个把连载弄上来凑数了,金宝贝生日快乐!!!

  all金,秋金亲情向

  虽然是all金但金的戏份很少,大概在结尾会出现的样子

  大概很容易猜到或者撞梗的梗´_>` 



  1.

  秋刚下飞机时,就看到脸色颇为憔悴的格瑞,以及他旁边脸色差不多的棕发青年。


  “秋姐。”格瑞上前帮她提行李箱。


  “好久不见,格瑞。”秋对他笑了笑,格瑞小时候邻居的孩子,因为失去双亲后秋便收养他一起住,秋早就把他当做半个弟弟了。


   格瑞颇为沉默地点点头,提着行李箱一言不发。秋便有些疑惑。


   虽然这个孩子在失去双亲时就变得很内敛,但在她和金面前还是感情外露的一个人,但她很少会看到格瑞会这个状态。


  “秋姐你好,在下安迷修,是高金两届的学长。”此时,一旁的棕发青年彬彬有礼地自我介绍,行为动作堪称一名温柔绅士,只是碧绿如温水的绿眸布上疲惫的红丝,散发出若有若无的低沉气息。


  “你好,你们脸色怎么这么差?还有,格瑞你这么急叫我回来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金发女人身穿简约修身的风衣与白色西裤,气质干练成熟,唯独那与金发少年相似的精致面孔,为她带有一份柔和的色彩。


  安迷修在她带着耀眼反光的金发停留了一会儿,随后扬起一抹苦笑:

  “金他......失踪了。”


  “什......?!”


  “是的秋姐,”格瑞也开了口,他语气中藏有不易察觉的颤抖:

  “他已经,失踪了一个星期了。”


   杂乱的房子里,大多摆饰物东倒西歪,窗台放在枯萎了差不多一半的娇弱花朵预示着主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了。


   “所以,要不是我回来了,你们就打算一直瞒着我是不是?”秋带着隐忍的怒气,对那两人说道。


  她为了发展自己的事业,同时让弟弟过上更好的生活,在国外已经两年没回过国了,但该给弟弟的通讯无论多忙都没断过。


   难怪上个星期金没有回复她,她以为金有事要忙,就没在意了。


   谁知道这一回国,竟然就是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格瑞和安迷修站着哪里一言不发。


   “算了。”秋扶着额头,说:“你们报了警了吗?金是什么时候失踪的?他当时在什么地方和跟什么人在一起?”.


   安迷修率先说:“那天金是一个人出去的,”


    “而且,金这段时间没跟什么其他人接触。”格瑞隐晦地看了安迷修一眼。


    安迷修没有在意格瑞的眼神,而是喃喃自语:“金明明是个这么乖的孩子,他怎么就这么不听话乱跑呢......”


    秋看着他们两人的举动,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才说:“你们先回去吧,我等会去警察局询问,金的事你们费心了。”


    两人起身走出门口时,格瑞突然转过头对秋说:“金有一段时间总是被一个叫嘉德罗斯的人骚扰,秋姐你可以去找他问一下。”


    “格瑞!”安迷修皱眉叫道,声音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紧张:“这跟嘉德罗斯没有关系吧。”


    “有没有关系,到时候不就知道了么?”格瑞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秋搞不懂这两人打哑语般的对话,就问:“那个嘉德罗斯是谁?”


    “我们学校大一的一个学弟。”安迷修解释道:“他好像是有一段时间在追求金,虽然他人的脾气有点......不太好,不过他对金还是很好的。”


     “行吧,时候不早了,你们也该走了。”本来历经长途的路程,还要得知这么个糟糕的消息已经让秋疲惫不已,她只想快点把人送走一个人先静静。


     两人便不再打扰,一前一后走出了楼下。


     “格瑞,你刚刚为什么要把嘉德罗斯的事告诉她?我们不是已经事先说好了吗?”


    一下到楼,安迷修就忍不住开口质问他。


    “他本来就是罪该祸首,我有说错么?”格瑞钻进停在楼下的车,他的话中带着一丝恶意:“至于接下来的事,你们就自己解决吧。”


    说罢,他根本不给安迷修回话的时间,踩着油门扬长而去。


    “真的是......”安迷修咬咬牙,拿出手机给一个不怎么想跟他联系的人打了个电话过去。


   “雷狮,金的姐姐,秋可能回去找嘉德罗斯,你想个办法阻止她吧。”


   “那个小鬼的姐姐?”电话那头的人声音懒洋洋地:“是姐弟的话,应该长得很像吧。”


   “你这个家伙,可别打秋姐的主意!”


   “放心,除了小鬼以外的人我都没兴趣。”雷狮笑了笑:“那就让我会会她吧。”


    安迷修一向和雷狮不太对付,得到他的答复后果断挂了电话。


    他抬头看了一眼楼上金住的那一层房子,握紧了手机。


    “金,你到底在哪里......”

  

  


评论

热度(16)